新闻内容

新利一站 - 故事:男子杀猫出气,不久在出租屋离奇死亡,全身布满猫爪痕
作者:匿名 2020-01-11 10:15:44 热度:1911

新利一站 - 故事:男子杀猫出气,不久在出租屋离奇死亡,全身布满猫爪痕

新利一站,每天读点故事app作者:清雪初岚

楔子

一座城市既有光鲜亮丽的一面,便也有阴暗脏污的一面,在某个臭气熏天的角落里,垃圾成堆,污水横流,人们不愿意靠近,却是流浪猫狗们的乐园。

夜色中,一个男子的身影晃晃悠悠走过来,脚步声惊走了几只在此觅食的野猫,他一手捂着鼻子,一手拎着一个黑色垃圾袋,隔着老远便把垃圾袋甩进垃圾堆,然后急匆匆走了。

垃圾袋没有系口,一只去而复返的橘色野猫好奇地凑过去,用鼻子闻了闻,又用爪子一扒拉,袋子里的东西露了出来,橘猫吓了一跳,抿着耳朵后退了两步,一双猫眼瞪得溜圆。

只见袋子里露出一块染血的黑色皮毛,在夜风中瑟瑟抖动着,原来是一只黑猫的尸体。

橘猫不知出于什么心理,竟再次小心翼翼靠近这具同类的尸体,不停地嗅着黑猫身上的气味。

其他几只野猫也像是受到了吸引,慢慢围拢过来,可这时那只橘猫骤然发出一声凄惨的呜咽,头埋在黑色塑料袋里,四肢不停挣扎,像是被什么东西咬住了脖子。

其余的野猫被吓得转身就跑,眨眼就没了踪影,只剩下橘猫一动不动地瘫在垃圾堆上,而那个黑色塑料袋则开始蠕动起来……

春风茶楼不比酒吧和咖啡馆,每天来的客人大多都是上了些年纪的,喜欢茶楼里清净雅致的气氛,以及一杯回味甘醇的茶汤。

所以每当柳芸一个人坐在窗边喝茶的时候,总会引来一些探询的目光,只因为她穿着时髦,年轻靓丽,与这古香古色的环境有些格格不入。

可柳芸不在乎,大概是受故去的祖父影响,在所有饮品里,她独爱喝茶,那种入口微苦,喝下后却齿舌留香的滋味让她十分迷恋。

当然,除了对环境和茶水满意,茶楼老板长得小帅也算是她选择这里的原因之一。

柳芸觉得这个名叫凌寻的男人就像一撮名贵茶叶,虽然看上去不是那么引人注目,但骨子里散发的那种沁人心脾的幽幽茶香却让人忍不住想要去——泡他。

但凌寻似乎对美色免疫,不管她如何明示暗示,他都像一截不解风情的木头,连与她说话的语调都没有变过。

时间久了,柳芸也便歇了心思,想来也是,有杜月棠那么一个大美人天天在身边,凌寻能看得上其他女人才怪。

不过柳芸的个性倒是挺潇洒,仍旧经常光顾春风茶楼,用她的话来说,虽然得不到人,但能过过眼瘾也是好的。

其实凌寻对于这个直爽大方的女孩印象不错,他曾亲眼看到过柳芸救助一只受伤的流浪猫,知道她是一个很善良的人,又是茶楼的熟客,所以凌寻每次都会与她打个招呼,寒暄两句。

只是这次柳芸隔了好几天没来,等来了却一脸的失魂落魄,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样,坐在座位上长吁短叹,连最爱的碧螺春都没心情喝。

凌寻恰好无事,便坐过去问道:“看你乌云罩顶的,发生什么事了?”

柳芸无精打采道:“我的猫丢了。”

凌寻讶异道:“是你从街上捡回去那只?”

柳芸点点头,拿出手机,调出相册里面的照片给凌寻看,“我给它起名叫薄荷,因为它的眼睛碧绿碧绿的,特别漂亮。”

照片里是一只黑色的猫,身姿矫健,全身皮毛溜光水滑,一双绿莹莹的猫眼注视着镜头,如同两汪碧色幽潭。

凌寻上次看到这只黑猫还是在街上,它过马路时被车撞了,是柳芸路过救了它,没想到柳芸不仅治好了黑猫的伤,还收养了它,并养得如此好。

“大概什么时候丢的?”凌寻沉吟了一下问道。

“有几天了,薄荷常常喜欢溜出去玩儿,所以一开始我也没在意,后来发现它丢了,我就开始到处找,贴寻猫启事,可却一无所获。”柳芸沮丧道。

凌寻暗自掐算了一番,得到了一个很不好的结果,他皱了皱眉,眼尖地在柳芸的外套上发现了一根黑色纤细的毛发。

“那是薄荷身上的毛吗?能不能让我看一下。”

柳芸低头一看,还真是一根黑色的猫毛,她自从养了猫,不可避免地会沾上几根。

“你要这个做什么?”柳芸一边小心地捏起那根猫毛递给凌寻,一边疑惑地问道。

凌寻摊开手掌接过,手指攥起,闭目,片刻后才睁眼叹了口气,对柳芸道:“不用找了,它不在了。”

柳芸瞪大眼睛道:“什么意思?”

凌寻有些不忍道:“薄荷它……恐怕已经不在人世了。”

柳芸的眼圈一下子红了,不愿相信道:“不可能,凌寻你又怎么会知道,你在骗我对不对?”

凌寻不知道怎么安慰她,只能无言地拍拍她的肩膀,走开了。

他从那根猫毛上感知不到任何生机,这种情况只有本体死亡这一种解释。

第二天,柳芸红肿着眼睛走进春风茶楼,一见到凌寻就嚎啕大哭。

“凌寻,薄荷真的死了,被人杀死了,那个变态还把照片发给了我,太残忍了!”柳芸哽咽着说道。

凌寻看她太过激动,引来其他人的侧目,便将她带进二楼一个包厢,待柳芸情绪稳定些才问道:“报警了吗?照片在哪里?给我看一下。”

柳芸妆都哭花了,胡乱拿纸巾擦了擦脸,打开手机递给凌寻,恨恨道:“那个人渣可能是看到了我贴的寻猫启事,知道了我的手机号码,但我想不明白,为什么他不拿薄荷来换报酬,而是要杀死它呢?我可怜的薄荷,死之前还要受尽折磨……”

凌寻看清那些图片之后,便能理解柳芸为什么这么愤怒和伤心了,那只叫做薄荷的黑猫被人各种凌虐,触目惊心。

真想象不出,什么样的人会对一只猫下这种毒手,心理得多扭曲。

“我已经报警了,但看警察的态度,恐怕没什么希望。”柳芸哭累了,哑着嗓子说道。

凌寻点头表示理解,对于大部分人类来说,猫狗只是畜生,只是宠物,死了一只猫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,何况那人只是发了照片,并没有恐吓和勒索,不会引起警方的重视很正常。

柳芸望着凌寻,咬了下嘴唇道:“我曾经听人说过,说春风茶楼的老板是个有本事的,会接一些超乎常理的委托,原本我还不信,只当笑话听,可昨天你通过一根薄荷的毛就能推断出它死了,所以那些传言是真的对吗?”

凌寻没有否认,他接委托这件事并不是什么秘密,只不过不大肆宣扬罢了,一般都是熟人介绍熟人来。

柳芸既然这么问了,凌寻也便明白了她的意思,挑眉道:“你是想让我帮你找到杀薄荷的凶手吗?”

柳芸重重点头,咬牙切齿道:“是的,我不能让薄荷白白死了,还有……我想找到薄荷的尸体,可以吗?花多少钱都没关系。”

看着女孩眼睛里强忍的泪光,凌寻微微触动,目光暖融,“好,我答应你,不过钱就算了,一个小忙而已。”

柳芸一开始不肯,后来看到凌寻态度坚决,便只好在心中记下了这一份人情。

简陋的出租屋里,满室凌乱,到处可见乱丢的脏衣服和各种包装纸,相对干净一点的电脑桌上也胡乱堆着泡面盒子和无数烟头。

面相瘦削的男人顶着蓬乱的头发,窝在电脑前的椅子上,一边眯着眼睛抽烟,一边拖动鼠标,浏览着网页。

电脑屏幕上显示的是某论坛的页面,男人正在看的贴子正是他自己发的,里面一溜儿图片全是各种虐猫的照片,论坛一下子炸了,下面迅速跟起一堆咒骂楼主变态的回贴。

男人的眼睛反射着屏幕的荧光,舔了舔发干的嘴唇,网友们骂得越欢,他就越兴奋,这种能够引来关注的感觉真好啊,与那些讨厌的小畜生的惨叫声一样美妙。

他从小就厌恶猫这种动物,只因小时候有天早上醒来,在枕边摸了一手骚臭的猫尿,后来他见到猫,便会用石头去砸。

长大后,相貌和才能都无过人之处的他屡屡受挫,心理一直都很压抑,交了个女朋友,偏偏爱养猫,那猫还偏偏总与他过不去,导致两人因为猫经常吵架,最后分手。

他怀恨在心,找了个机会把那猫偷偷抓过来,装到麻袋里,直接用乱棍打,他至今记得那猫绝望凄厉的嚎叫,听在他耳朵里是说不出的痛快。

从那之后,他就像打开了心中一扇隐秘而又疯狂的大门,每隔一段时间,感觉到心情压抑的时候,他就会在街上物色合适的猎物,多半是无家可归的流浪猫,如果是走失的猫咪的话就更棒了,他非常乐意把一张张杰作发送给猫的主人一起欣赏。

男子无比快意地刷新了下页面,想看一看有没有新的回贴,谁知刷出来一片空白,贴子已经被管理员删除了,还封禁了他的账号。

男人顿觉扫兴,这一不高兴他就有些手痒,起身抓起外套出门,还不忘带上用来诱捕猫咪的工具,流浪猫最缺的就是食物,他将猫粮里下了药,趁猫咪晕头转向,用麻袋一抓一个准。

没过多大一会儿,他便满载而归,手中拎着的袋子里鼓鼓囊囊的,往地下粗暴地一抖搂,两只毛团掉了出来,一黑一白,齐齐抬头,用四只猫眼盯着他。

男人一愣,刚才天黑没看清,只看到这两只猫在一起打架,扭成一团,他便做了一把坐收渔利的渔翁,用麻袋兜头一扑,把两只傻猫一并带了回来。

没想到这两只猫咪品相不错,白猫全身雪白,还生了一对鸳鸯眼,一只金黄一只湛蓝;黑猫则是全身纯黑,一丝杂毛没有,一双猫眼碧绿晶莹,如同上好的琉璃珠。

看样子两只猫都不像是流浪猫,不过这白猫先放一边,为什么他看这黑猫有点眼熟啊?跟他上次弄死那只黑猫几乎一模一样,他还把照片按照寻猫启事上面的手机号码发过去了呢。

男人狐疑地打量着黑猫,没注意到这次抓来的猫跟以前的不太一样,两只猫都太冷静了,既不乱跑也不乱叫,只优雅地蹲坐在原地,目光冰冷地看着这个猥琐的男人。

“看什么看,两只小畜生,老子一会儿扒了你们的皮!”男人被看得不爽,随手抄起一根木棍就恶狠狠挥下去。

两只猫异常灵敏和轻巧地躲开,白猫跳上橱柜,倨傲地甩了下尾巴,后腿一蹬,像一道白色的闪电从男人脸上掠过。

“啊——”男人惨叫出声,脸上赫然出现了几道血淋淋的抓痕,痛得他张着五指,想摸脸又不敢摸。

白猫落地,不屑地抖抖爪子,纵身一跃,便跳到门把手上,将门打开,大摇大摆地走了。

男人缓过劲儿来,发现白猫跑了,顿时把气撒到剩下的黑猫头上,他气势汹汹地冲过去把门关上锁死,然后凶光毕露地去抓黑猫。

黑猫蹲在电脑桌上,圆圆的猫脸上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,看到男人扑过来,它不慌不忙地起跳,一爪子拍在男人的头上。

绵软小巧的猫爪,却像一记重锤将男人狠狠砸倒,黑猫重新落在电脑桌上,舔了舔前爪,看着抱着头在地上呻吟的男人,眼睛里闪过一道寒光。

对于凌寻来说,找到虐猫者并不是什么难事,毕竟在东辉市明着暗着的都是他的眼线,所以他没费多少工夫,便搜集了大把线索,然后再层层筛选,锁定了一名可疑人物。

凌寻按照地址找到了一间出租屋,附近的住户大多是打工者,而此时正是上班时间,凌寻一路走来没看到几个人,等他一靠近那间屋子,一股血腥气弥漫出来,让凌寻眉头一紧。

男子杀猫出气,不久在出租屋离奇死亡,全身布满猫爪痕。

房门被反锁了,屋内死一般寂静,凌寻只考虑了三秒,便一脚踹开了房门。

鲜血的味道浓烈扑来,凌寻面不改色地看着满屋子飞溅的血迹,一个男人倒在血泊中,全身布满纵横的爪痕,致命的一击是颈部的动脉被抓破。

看来他来晚了一步,凌寻蹲下身查看了一下男人的尸体,得出的结论有些匪夷所思,因为按照目前情况来看,这个男人是被一只猫活活抓死的,而且那只猫是故意让他尝遍痛苦,最后才挥出了致命一爪。

这看起来分明就是赤裸裸的虐杀。

凌寻从地上拈起一根黑色猫毛,眼神慢慢凝重,是死去的黑猫魂魄回来报仇索命了吗?

柳芸是一家公司的白领,朝九晚五,时不时还需要加班,每天带着一身疲惫回到家中,却要面对一室冷寂。

她现在一想到薄荷心就好痛,它是那样安静乖巧的一只猫,总是不声不响地站在门口等她回来,明明看到她很高兴,偏要摆出一副高冷的小表情。

每次她都忍不住把它抱在怀里,伸出魔爪对它顺滑的皮毛一阵蹂躏,可怜的薄荷最后都是带着一身乱糟糟的毛跑掉,表情郁闷又无奈,逗得柳芸哈哈大笑。

回想起跟薄荷在一起的点点滴滴,柳芸先是嘴角露出一丝微笑,接着猛然想起薄荷惨死的画面,她的心脏一阵紧缩,眼泪又涌了出来。

这时凌寻打来了电话,让柳芸来春风茶楼一趟,柳芸想到应该是有关薄荷的事,忙擦擦眼泪赶了过去。

“那个人我找到了,不过已经死了。”凌寻开门见山便甩出一句话。

柳芸惊讶道:“死了?发生什么事了?”

凌寻没有回答,反而问了另外一个问题:“柳芸,当初你救治薄荷的时候,它的伤重不重?”

柳芸一怔,不明白凌寻怎么突然问这个,但仍配合地回忆道:“挺重的,我把它送到宠物医院的时候,医生都摇头说救不活了,我不死心,把它抱回家想着万一有奇迹呢,结果奇迹真的发生了,它慢慢好起来,身体恢复得很健康。”

凌寻抚着下巴道:“奇迹发生一次,还会发生第二次吗?”

柳芸被凌寻搞糊涂了,迷惑道:“凌寻你究竟想说什么?”

“薄荷,它或许还活着。”凌寻缓缓道。

柳芸瞪大了眼睛,只觉脑子一团乱,语无伦次道:“可是……可是……”

凌寻示意她别慌,“我知道从那些照片上来看,薄荷不能还活着,但它不是普通的猫。”

柳芸傻傻地看着凌寻,不是普通的猫,那是什么?(作品名:《九命猫灵》,作者:清雪初岚。来自:每天读点故事app,看更多精彩)

点击右上角【关注】按钮,第一时间看故事精彩后续。

© Copyright 2018-2019 myretrocade.com 八大胜网上娱乐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.